让中国的不锈钢管名扬世界

实标厚度-把诚信刻在脸上

客服热线:

180-8833-0000 180-8833-0000
当前位置:果敢钢材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

供给稳定,淡旺季轮动带来供需错配

文章出处:http://www.daoluqingsaoche.com 人气:发表时间:2019-11-29
 
一、钢材供应
 
1.国内钢材供应
 
1.1国内钢材产量小幅增长
 
得益于经济的平稳增长,钢铁行业运行总体保持了比较平稳的发展态势,在生产利润尚可的情况下,钢厂生产意愿较强,据华泰期货研究院测算,今年1-10月全国生铁产量6.89亿吨,同比增长0.9%,粗钢产量8.32亿吨,同比增长2.2%,预计2019年全年生铁产量将达到8.28亿吨,粗钢产量达到10亿吨左右,增长幅度基本符合预期。供给侧改革之后,生铁产能得到了有效遏制,受总产能限制和钢厂通过生产效率的提升,产量继续保持小幅增长,近四年增幅呈逐年递减态势。
 
1.2 国内钢铁产能基本维持平衡
自供给侧改革以来,钢材低端产能得到有效去化,钢材生产结构得到明显改善。供给侧改革期间,钢材价格稳步上升,企业利润大幅提升,企业通过产能置换以及钢铁新工艺新技术的更新换代等,使钢材产能自2016年达到低点后得以稳步恢复。
 
近年来产能置换项目逐渐增加,按照国家发改委钢铁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置换建设项目备案前产能置换方案须正式公告,建设项目投产前产能出让方须拆除用于置换的退出设备,使其不具备恢复生产条件。因此,对于产能置换项目,基本是在国家的严格管控之下完成,大幅度增加产能的情况可能性较小。通过对产能置换项目数据整理,预计2020年产能基本保持稳定,具体产能增减变化分析如下:
 
(1)减量置换:据上海钢联2019年10月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全国前后发布98项产能置换方案,拟新建炼钢产能7318.8万吨,炼铁产能6837.0万吨,退出炼钢产能8648.28万吨、炼铁产能8361.23万吨,拟新建高炉48座、转炉45座、电炉16座。按此测算,减量炼钢产能1329.48万吨(-15.37%),减量炼铁产能1524.23万吨(-18.23%)。其中在2020年投产项目中炼钢产能7088.8万吨,炼铁产能6582.0万吨。按此推算,2020年投产项目减量置换后,炼钢产能减少1324.5万吨,炼铁产能减少1522.2万吨。    
 
(2)无效产能:由于在产能置换实施过程中,部分用以置换的旧产能长期已关停,或在新产能投产之前已提前停产,存在僵尸产能或已停产的产能重新折算到置换产能之中的情况,从而形成新的增量。据初步推算,计划2020年投产项目中大约有已停产炼钢产能810万吨,炼铁产能730万吨。
 
(3)新设备技术先进、生产效率提高:置换过程中,绝大部分是以小换大,以多换少,无论对于高炉还是转炉,设备大型化可有效减少消耗、提高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并伴随着近几年钢铁新工艺新技术的发展,钢铁企业生产效率大大提高,部分关键岗位转为自动化设备,同样的转炉工艺,由于设备和技术的创新,操作时间大大缩短,如副枪控制吹氧技术、结晶器自动更换技术等,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据了解,生产效率可提高大约6-8%,按照7%计算,折算2020年炼钢产能增加496万吨,炼铁产能增加461万吨。
 
 
因此,通过对三项进行加和,炼钢总产能减少18万吨,炼铁总产能减少331万吨,总体产能基本维持平衡。另外,置换产能中电炉产能增加较多,但由于其生产成本较高,叠加废钢增量有限,因此对于总供给不会出现很大的冲击。
 
1.3 废钢成为调节供给关键点
 
对于生产钢材,废钢是经济环保型原料,无论长流程还是短流程炼钢(转炉冶炼中填加废钢),能有效提高钢材产量,并同时减少污染物排放,因此废钢是钢厂追求的理想原料。短流程炼钢主要原料为废钢,而长流程炼钢废钢添加比例的在大幅提升,过去3年,环保政策执行严格、部分高炉开工受限后,废钢在长流程生产中的应用大幅提升,长流程钢厂应用废钢的工艺技术持续创新和发展。2017年以前,长流程炼钢的废钢添加比例普遍较低,在10%以下,目前普遍已经达到15%-18%左右,最高时达到30%以上。
 
而国内每年废钢产出量相对稳定,根据Hatch模型推算,废钢每年以1500-1800万吨左右增加,每年替代铁矿2500万吨左右,2018年废钢消费产生量2.15亿吨,同比增1700万吨,预计2019年废钢消费量约2.3亿吨,同比增1500万吨。废钢产量峰值约在2022-2025年,峰值量超过3.5亿吨。
 
同时,废钢的进口受国家政策影响,进口量显著下降,今年1-10月份废钢进口量同比下降85.3%,也是今年以来废钢价格比较坚挺的因素之一。叠加2019年铁矿价格大幅提高,造成废钢更是供不应求,在钢材价格和铁矿、焦炭等价格下跌过程中,废钢价格依然保持坚挺。
 
2016年以来,随着供给侧改革和地条钢的取缔,中频炉产能逐步被电炉产能取代,炼钢产能得到结构优化,目前随着中频炉的取缔,电弧炉的产能大大提高,电弧炉炼钢产量在总产量中占比逐渐提升。
 
供给侧改革前,炼钢工艺主要有三部分,长流程高炉转炉炼钢、短流程电弧炉炼钢和中频炉炼钢,而中频炉炼钢特点是低技术低质量,因此其生产成本低于长流程和电弧炉炼钢,而长流程炼钢成本又低于电弧炉炼钢生产成本,所以供给侧改革取缔中频炉后,钢材生产成本结构由中频炉炼钢成本<长流程炼钢成本<短流程电弧炉炼钢成本,转变为长流程炼钢成本<电弧炉炼钢成本。
 
电炉钢主要生产螺纹、线材和型钢,由于与转炉炼钢工艺不同,其炼钢成本成本较高,产品竞争力较差,因此电炉钢成为调节长材供给的重要影响因素。一般来说,电炉生产螺纹钢的炼钢环节成本大约在900元/吨,而转炉炼钢环节仅400元/吨。
 
因此,在钢材消费旺季,电炉和长流程产能全部开启,仍然不能够满足当时的需求,其表现为库存不断去化;而在消费淡季,钢材价格下跌,电炉部分亏损,导致产量下降,但库存仍会增加。
2016年以来电弧炉炼钢产能的大大提升,电弧炉炼钢产量占比逐年提高,电弧炉炼钢一直是钢材生产的高成本区,在成材利润下降时,电弧炉炼钢企业将首先出现亏损,目前的电炉产量已占整个钢材产量的13-15%左右,因此,废钢价格较高时,电弧炉将首先停产,进而减少钢材高供给,由于现阶段电炉生产钢材占比较多,目前的电炉停产规模已基本可影响到市场因产量高或库存高带来的价格下跌。因此,废钢已经逐渐成为黑色成材供给的核心,其价格的高低能够灵活调整废钢使用量来控制钢材产量,是钢材供应的调节阀。
 
今年下半年,钢材价格下跌而废钢价格依然坚挺,随后电弧炉开工率下降明显,远低于去年同期水平,产量迟迟不能提升,造成后期尤其目前阶段钢材供应减少,钢材持续处于降库态势,现货价格大幅上涨。
 
1.4 钢材进口平稳,出口仍面临较大压力
 
2015年,由于产能严重过剩,钢材出口总量一度达到1.26亿吨,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推进,国内钢材供给收到很大压制,而需求仍保持平稳,造成供给侧改革期间钢材的供不应求,钢材出口量大幅减少,国内钢材市场价格大幅提升,逐渐失去了价格优势,叠加环保政策的实施,用于环保的费用大幅提高了钢材成本,另外国外需求逐渐转弱,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钢铁出口。据统计,今年1-10月份全国累计出口钢材5510万吨,同比减少357万吨,下降6.1%。
 
近年来,钢材进口相对比较平稳,进口量维持在1300万吨左右。受国内供给充足影响,今年进口量偏少,1-10月份全国累计进口钢材978万吨,同比减少132万吨,下降12%,全年增加钢材进口量将低于去年。
 
近年来,随着钢材价格的回升,钢坯的进口量在逐年增加,尤其近几个月更是增量明显,但由于绝对数值较小,对国内钢材市场影响相对有限。
 
1.5 钢材价格和利润逐渐回落
 
2019年国内钢价重心较2018年有所下移。1-9月,中国钢材价格指数(CSPI)综合指数平均为108.58点,同比下降7.17点,降幅为6.2%。其中,长材指数平均为114.61点,同比下降5.0%,板材指数平均为104.81点,同比下降7.5%。今年以来,上海螺纹钢现货价格基本处于3600到4200区间窄幅震荡,1-10月份平均价格3871元/吨,与去年同期4127元/吨,下降6.2%。
 
随着供给侧改革接近尾声,钢材利润也在逐渐下降,与2017、2018年超高利润相比,今年利润回落明显,已经接近2016年水平。今年上半年,铁矿石、废钢、炼焦煤等主要原料价格普遍上涨,持续高位运行,很大程度上侵蚀了成材利润,叠加环保成本、物流成本也有所上升,致使大部分企业效益同比有所下降。下半年,随着原料价格的回落,以及钢材消费的韧性,钢材利润得到极大修复。预计2019年螺纹钢平均利润将保持在470-500元/吨左右,热卷平均利润320-350元/吨左右。    
 
预计2020年钢材价格将进一步下移,主要原因具体分析如下:
 
(1)铁矿、焦煤等原料供给偏宽松,价格将下移。今年下半年随着澳巴生产逐渐恢复,以及非主流矿山供给增加,叠加海外需求的萎靡,全球铁矿供给预计将偏宽松;焦煤今年以来国内产量和国外进口量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并持续高库存,叠加海外需求差,明年同样也将出现供给偏宽松局面;两者的价格预计都将下移;具体详见将《铁矿年报》和《焦煤焦炭年报》。
 
(2)环保限产将干扰钢材供给节奏,但影响逐步减弱,首先,近年来钢铁企业环保措施进一步提高,绝大部分钢铁企业已满足国家规定排放标准,空气质量同时也在逐步提高;其次,限产政策由原来的“一刀切”改为“一城一策”,对于空气质量较好的地区和符合排放要求的企业,很大程度上减少了环保限产。整体来看,环保限产正在转弱。
 
(3)随着钢铁冶炼技术的发展,钢铁生产效率逐步提高,钢材生产成本相应降低。另外,近年来钢铁置换产能投产项目较多,同样由消耗大污染重的冶炼炉被大型化的高炉和转炉所取代,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消耗,减少了钢材成本。
 
而钢材利润主要受供需影响,在供需平衡的情况下,预计明年利润水平与今年持平或小幅下降。
 
2 国外钢材供应
 
2.1 国外主要国家及经济体钢材供给情况
 
在2015年全球产能过程之际,除中国外的国外钢铁产量也在稳步增长。但今年以来,国外经济增长驱动受限,钢材需求明显转弱,钢材产量有所下滑,1-9月份钢材产量6.43亿吨,同比减少0.9%。从目前看,国外经济增长仍令人担忧,钢材产量仍将受需求影响,全年产量预计将出现负增长。
 
据世界钢铁协会信息,全球钢铁产能在2016年和2017年持续下降后, 2018年略有下降为22.2亿吨。目前全球有8780万吨钢铁产能在建设之中,预计在2019-2021年的三年内投产,正处于规划阶段的钢铁产能有2240万吨,有可能也在这三年内启动。预计到2021年,全球钢铁产能将增至23.215亿-23.439亿吨。
 
2.2   国外钢材价格分析
 
受世界经济增长放缓影响,国外市场需求持续减弱,而钢材供给相对充裕,因此表现出除中国外全球钢铁市场供大于求的局面。而国内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推进,国内钢材价格在2015年见底后快速回升,逐渐已经超越部分国外钢铁生产大国,主要原因具体分析如下:
 
(1)国内外炼钢结构不同,原料价格不同
 
国外炼钢电炉占比较高,而国内主要以长流程高炉-转炉炼钢为主。电炉炼钢的主要原料为废钢,由于中国的废钢产出量有限,另受进口政策的管制,中国的废钢常年表现供不应求,因此废钢价格常年保持较高水平。
 
而相比较国外,以土耳其为例,横跨亚欧大陆,地理位置优越,是世界第一大废钢进口国,土耳其废钢CFR价格备受国际市场关注,而中国与土耳其废钢的价差在100美元/吨左右,因此,国外电炉炼钢成本优势较为明显。另外,国内主要以长流程高炉-转炉炼钢为主,高炉的原料主要为铁矿石,而今年以来,受澳巴事故影响,铁矿价格高企,而中国的钢铁企业主要依赖进口铁矿石,铁矿较高的价格,推升了中国钢材的价格。以螺纹钢为例,目前中国螺纹钢价格560美元/吨左右,而土耳其价格约418美元/吨,价格优势明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