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中国的不锈钢管名扬世界

实标厚度-把诚信刻在脸上

客服热线:

180-8833-0000 180-8833-0000
当前位置:果敢钢材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

钢材需求弱稳下的“虚”与“实”

文章出处:未知 人气:发表时间:2020-04-21
    统计局公布3月份钢铁行业运行数据,结合海关进出口数据如下:
 
    (1)2020年3月我国粗钢产量7898万吨,同比降1.7%,日均产量254.8万吨,环比1-2月降1.19%;1-3月我国粗钢产量23445万吨,同比增1.2%;
 
    (2)3月我国生铁产量6697万吨,同比增1.1%;1-3月我国生铁产量19974万吨,同比增2.4%;
 
    (3)3月我国钢材产量9888万吨,同比降0.1%;1-3月我国钢材产量26742万吨,同比降1.6%;
 
    (4)3月我国出口钢材647.6万吨,同比增2.4%,环比增加270.1万吨,增长71.5%;1-3月我国出口钢材1428.6万吨,同比降16%;
 
    (5)3月我国进口钢材113.7万吨,同比增26.5%,环比增加15.1万吨,增长15.3%;1-3月我国进口钢材317.8万吨,同比增9.7%;
 
    (6)3月份铁矿石进口量为8591.3万吨,同比降0.6%,日均环比降5.97%。1-3月铁矿石进口量为26273.2万吨,同比增1.3%。
    粗钢产量小幅下滑
 
    按日均产量算,3月生铁、粗钢、钢材日均产量分别达到216.03万吨、254.77万吨以及318.97万吨,同比分别变化1.1%、-1.7%、-0.1%。生铁产量与粗钢、钢材增速形成背离,这显示3月高炉生产相对刚性,而粗钢产量的下滑主要是由于两方面原因造成的:一是疫情冲击下电炉复产迟缓,截至3月底其开工率和产能利用率分别只有41.6%、40.3%,与往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32.6个百分点、20.7个百分点;二是由于盈利的快速压缩,高炉废钢配比出现大幅下滑,富宝废钢显示,3月底高炉废钢日耗量也仅恢复至去年同期65%左右的水平。近期由于废钢价格暴跌导致电炉盈利扩张,我们跟踪的电炉开工率已经出现回升,预计未来供给增量稳步释放,这对后期需求的强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需求弱稳下的“虚”与“实”
 
    3月是钢铁需求逐步恢复期,我们按产量、进出口测算的3月粗钢日耗量为237.6万吨,同比小幅下降1.7个百分点,显示钢铁需求呈现弱稳之势,但这却与其他行业数据呈现明显背离。3月水泥产量同比降幅高达18.3%,水泥出货率也仅相当于去年的80%左右水平,这其中的差异可能是由于钢铁产业链出现阶段性囤货导致需求“虚高”。从具体下游来看,3月需求环比修复但同比依然偏弱,固定资产投资当月同比下滑10.87%,其中房地产投资(1.15%)、地产新开工(-10.45%)、基建投资(-8%)、制造业投资(-20.6%),显示随着复工复产的推进,项目开工稳步提升,虽然地产增速有所恢复,但基建则依然疲弱。由于疫情影响,我们预计今年地产投资持续修复空间有限,地产企业后期行为将逐步缩减新项目数量,着力现有项目建设。具体表现二季度继续延续开工弱施工强的组合,这对于偏前端消费的钢铁需求较为不利;
 
    钢材出口环比明显回升
 
    我国今年1-2月钢材出口仅有781万吨,同比下降27%,而3月钢材出口出现明显修复,达到648万吨级别,同比也实现小幅增长。3月出口的恢复更多是前期疫情冲击下的报关延迟导致的出口后移所致,海外实际订单增量有限。由于此次疫情在海外的蔓延导致其钢铁需求出现快速回落,在疫情得到实质性控制之前,我国钢材出口改善难度较大,预计中短期钢材出口将维持低迷;
 
    矿价维持强势3月铁矿石进口总量维持相对稳定,但由于淡水河谷发运及到港数据维持低位,供应端更多是非主流矿山的填充。另一方面,由于高炉减产低于预期,3月生铁产量维持正增长,显示了需求端对的矿价的支撑。后期矿价压力主要来自海外钢厂减产导致的原料过剩,以及国内赶工期过后的需求走弱;
 
    后期研判
 
    (1)关注需求释放力度
 
    近期由于复工复产持续推进,钢铁需求回暖导致钢价反弹,根据最新数据,本周我们测算的螺纹表观需求已经达到475万吨级别,与往年同期相比大幅增长18.25%(农历)。虽然近期水泥出货率也在稳步回升,但钢铁如此高的表需增长仍显异常,与下游复工进展也有所偏离,我们认为可能与产业链末端的囤积行为有关。后期需重点关注库存去化速度,由于钢铁盈利在最近两周有所扩张(电炉表现尤其明显),伴随着产量快速提升之后,行业供给压力可能在未来显现,一旦真实需求出现放缓,钢价存在再度逆转向下的可能;
 
    (2)中期需求压力较大
 
    在本次公共卫生事件中,各国政府强力干预经济,国内政策同样积极,银行鼓励放贷,为企业纾困,短期借款大幅增加,赈灾与恢复经济并举。然而全球疫情的演变依然充满未知,这不仅使得国内防疫防控措施难以退出,还导致全球大范围人流物流隔断,若疫情不能在短期得到控制,经济活动的停滞和逆全球化会对全球经济造成深远影响。由于抗疫长期化,即便政策面推出经济对冲措施,但防控状态下强刺激概率依然较低。具体而言表现为基建受疫情影响较小,按年初计划较去年温和回升,同时专项债规定不得用于土地收储和房地产相关项目,从结构上对地产削弱而对基建加持。而地产在经历了五年繁荣后疫情可能造成向下均值回归的发生,地产预期逆转后开发商将压缩新项目投入,转向存量项目加速建设,体现上半年新开工面积下滑而施工面积较强组合,对偏前端的钢铁消费不利。综合来看基建温和回升可能难以对冲地产需求强度下降,中期行业基本面挑战依然严峻,同时疫情在东南亚、非洲以及南美地区肆虐,部分原材料存在供应中断的风险,这一点需要后期加强关注。

返回顶部